科斯达马克塔旁树林里小溪边一个狗侧脸遥望远方路西斯小王子钓鱼

拔屌无情爬墙飞快,诺克特宝宝和普宝宝的亲妈兼毛老师和龙哥的女友粉

不知道哪个市随便哪个小区猛男公寓1

住在某人的妄想世界里的人们


  新住户和要搬出去的原房主在小区楼底下做最后的交接,一帮老业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盯着看,人越聚越多,热闹得很。

  克劳德·斯特莱夫身高放在整个小区的业主里算是比较矮的了,偏偏出门出得迟,老大不小一个小伙子落在人群后边也不好意思上蹿下跳,他啥都看不见,只能对着邻居剑子仙迹点头示意,接过他手里一把南瓜子,十分艰难地一个个嗑开,又问他,"这什么情况啊老毛?"

  "还能如何,"剑子仙迹刚刚晨练完,还穿着从老家带来的一套仙气飘飘的道袍,右边提着一台老式半导体收音机,左手掐了个决一划,凭空里掏出一把奶油小瓜子,闲适得不行,徐徐嗑瓜子道:

  "你看,此人恐怕又爬墙了。"

  剑子仙迹娓娓道来:"近来吾不曾回归片场,尽管吾的确是长期无戏份,但感觉就是特别不上心了。老云兄汝应该比吾理解更甚。"

  说完看着克劳德,克劳德还是有点懵,他说你能像平常一样说大白话吗?我听不懂了。

  剑子瞄了他一眼说,一开场就说大白话,不是显得很欧欧细吗?这就是老云兄汝不明白了。

  克劳德说,没吧,你看看咱俩都在同人里过了多长日子了,好歹这个文不搞基呢,也没说要拉郎,说话ooc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反正我没兴趣,ooc就ooc呗。

  剑子点头,旁边疏楼龙宿把人拉回公寓里打游戏了,据说这两人有什么奇怪的羁绊,老是忍不住会想互相扯对方下浑水,活像相声的逗哏和捧哏。

  "胡说,修道人这怎么叫拉下浑水…这是朋友交情!"

  疏楼龙宿对好友的说辞翻了个大白眼,心想你可拉倒吧读书人还叫拿呢。把人拉到房间里,佛剑拿着手柄盘坐在地,神情肃穆,开口说:

  "徘徊撕纸世界的卡关邮差……"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来打过这关……[汗]"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龙宿严肃地说,黑魂3我卖了一万年安利你都说哇好有兴趣啊我回去打,结果根本没有奖杯。今天你过来了,我不管,不打到白金别想从疏楼西风出去[哆啦A梦微笑]

  哇,好友你这个售后服务真实很棒棒,那我不打怕不是会被拉去传火哦。

  剑子拍手。

  转回到公寓外,克劳德依旧在人群外围嗑瓜子,旁边还是有挺多隔壁住户,但瞄了一眼好像也没几个他那个棚的人。然后就有人拍了他肩膀:"老云!"

  是上个月才搬来的新住户普隆普特,爱称是普普,但是一般除了那个人也没人会叫了。

  普隆普特一看克劳德眼神飘忽,估摸着大概是又想起来那边是怎么叫他的,有点急,说哥你别把这个当回事啊!

  哥,普隆普特双手比划着,十分雀跃,比平时看起来更像一个狂喜乱舞的陆行鸟。

  又有新住户来啦!哥!

  普隆普特眼睛里亮晶晶的,"我本来以为我这次完蛋了,但看起来那日子还是会晚点到…"

  陆行鸟瑟瑟发抖。

  克劳德叹气说,这只是暂时的,那个人心里很清楚,新欢不如旧爱,mobPN已经很不错了,我当年是从ZC和CSC里杀出来好不容易才在CA稳定下来…但至今都觉得,她就是想看CS。

  唉。

  唉。

  两个陆行鸟叹气,互相为对方鞠一把同情泪。


把这边清得差不多了,爬墙啦,基本上我就是哪里有帅哥哥往哪里跑一只拔屌无情的爱之野兽了,各位有缘再见


Age:11 おやすみ、怖い夢を見ないように

  小小的王子又一次掉进了梦的深处。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父亲送的、摆在床头一直默默守护着他的梦境的小东西、卡班库尔,具现化了。
  兴高采烈地出现在诺克特眼前,叽叽喳喳,活泼至极,又毛绒绒的,抱起来温暖又舒适,恍惚中好像能听到小东西在叫他的名字。

  诺克提斯、诺克提斯。

  诺克特抽了抽鼻子,梦境之中他还在向下自由落体,卡班库尔也不见踪影,他不由得产生担忧:

  要是在掉落途中醒了,我会不会死啊?

  想想都觉得浑身发抖,好害怕啊,就算是王子也会觉得怕啊。也很孤单,这样独自一人的梦境从上次以来都很少见了。一直都有卡班库尔的存在,不知不觉已经很不习惯又是一个人了。

  "…诶?"

  等察觉过来已经整个人都陷进了地面里,很柔软的材质,外形像是黑色的云朵,仔细一看是由黑色的线虬结在一起,还隐约有流动的迹象。
  诺克特小心翼翼地爬起来,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左看看,左看看,松了一口气。

  没有死掉呢!

  没有被察觉的是,身后迫近了的虬结黑线所编织成的模糊人影。

  "你 在 做什么呢"
  突然地又陷进一片完全的黑暗当中,黑线人形像是进食一般将小小的王子吞进身体内部。

(我要开车了

李国健和马春华高中的时候1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痔疮爆裂青春》

  马春华从高二下学期开始压力变得很大。
  具体表现在心烦胸闷失眠多梦夜尿频多四肢无力,还便血,马春华就开始寻思哎呀我是不是该戒烟了?
  然后晚自习摸到厕所里,偷偷点燃一支芙蓉王,马春华闭眼陶醉:啊~
  自言自语道戒你妈逼啊谁戒谁傻逼,然后脱了裤子拉屎。
  当时的学校厕所,你知道的,为了外表工程做得他妈古风建筑牛逼得不要不要的,里边屎坑一本道。冲水从前往后,前边的人要是在拉屎,半路等他自动冲水还得提裤子站起来,不然指不定被屎坑水炸到满屁股湿不啦叽。马春华听到水声就啊的一声提了一半裤子站起来,就听后边人说我操你来大姨妈了屎怎么这么红啊!!!!!!!!!!!!!
  马春华当时正在拿纸揩屁股,听这人一说也没在意,权当不是说自己,但突然觉得屁眼一疼,心下一惊下意识看了看纸,大叫一声我操你妈?!好家伙,和他妈红得像个结婚请柬似的。
  马春华从厕所出来:啊。
  双目无神,脚步虚浮,精神焦虑,内心荒芜,啊!好像被学习掏空了身体。
  马春华:啊!!地开始挠脑壳,内心一种非同寻常的苦痛和头皮屑一起油然而生,忧伤又像雪一样悄无声息地飘落。
  也是头皮屑,已经三天没洗头了。
  迎面徐徐走来一个李国健,这个逼从小和他一起吃喝嫖(猫)赌(游戏王),现在满面红光地还在憋笑,明显问题很大了。
  李国健目送马春华一步一抽抽走回寝室,说,马春华你才十八岁还没有高考就得了痔疮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吃点大便自杀算了。
  马春华蹲在老板椅上正用叉子卷方便面吃,一边点开了手机里存的魔穗字幕组合集。听了这话不太高兴了,横眉竖眼地转过头说李国健你他妈瞧不起我是不是!!!?????
  你妈逼!!!!!我痔疮怎么你了我他妈!!!!!!!
  马春华两个后腿站立起来,两个前手向前45°伸展,显示出一种对生活的热爱,收回来交叠在胸前仿佛涌抱了生活。
  痔疮是生活的馈赠,在繁忙中一种减速。
  马春华徐徐跳动,活像一个狒狒。
  李国健你这个逼不会懂,你太肤浅,生活于你是一种陌生化。
  马春华娓娓道来,庄严又肃穆。
  李国健说,啊?
  李国健眉飞色舞说,不懂你说什么几把东西???????
  李国健小人得志道,我又不会拉屎出血。
  李国健喜形于色:我屁眼完好!
  李国健面露不屑:和我拽什么严肃文学,在豆瓣组里我是你大爷。
  面对李国贱这种鸟人好像除了操你大爷没什么能说的,于是马春华说,叼你老豆啊李国健。
  谁知道李国健这个逼为了占他口头便宜脸都不要了,大叫一声马春华你是我爸爸然后嗷一下冲过来想屌他,于是他俩疯狂打架打到上铺床上。

  这时候好像还没谈恋爱还没出柜呢???马春华回忆到这里说了一句,李国健瞟了他一眼,很冷淡:啊。
  我那时多年轻啊,还会因为高考有压力。马春华很怀念,李国健喝了口茶:哦。
  你这个逼当时也不是这样的啊???怎么现在话就这么少了??????
  李国健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李国健说,这是一种能量守恒,当你闭嘴我话就多了。
  马春华说,哦。
  马春华摩拳擦掌,我去你妈的吧。

9月10日梦的记录

)做了一个乱七八糟的言情小说梦

  本来有一个喜欢的男人,都要和他结婚了,领证之前前一天发现他所有曾经和我一起打下来的一切都是借来的。我不能接受,当天在民政局打他的脸,拒绝结婚,男人表示可以理解,因为他根本没那么爱我,然而阴差阳错之下过了几天以后居然和借他所有东西的土豪结婚了(……)
  那一天非常疼爱我的一个长辈去世了,我特别伤心,出门逛的时候遇到土豪,我捏碎了他买的方便面,土豪直接拉我去民政局了。

  我说操你妈你要干嘛!!
  土豪说,我看你心情不好,我们去结婚吧。

  我妈不知道,她以为我还是和之前那个男的结婚。小何呢?我妈问,我说日他个哈麻批何xx他娘的就是个骗子。周土豪说,阿姨你好,我和马飞剑结婚了。(对梦里是叫马飞剑(。)

  我妈说你哪位?????
  我妈说,我是你妈。
  周土豪说,妈,你好,我周xx。和咱家马飞剑结婚了。

  我说,你他妈你他妈………………
  我妈说,马飞剑你他妈敢骂我?
  我说,操

  周土豪是个特他妈不善言辞的人。话非常非常少,不知道他干嘛和我结婚,但总之结婚了。他永远非常非常忙,我也非常非常忙,作息时间都错开了,有时候好几个月都见不着一面,但总之后来莫名奇妙喜欢上他了(。)

  最后记得好像是在喝醉了在浴缸里泡澡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说,周xx我好想你啊呜呜……憋着一泡鼻涕硬是没哭出来。
  周xx很平淡地说,哦你就这些要说啊。我挺忙的,在开会,先挂了。
  我说你等等……好吧,再见。
  再见。

  然后哇地一下把手机丢进旁边马桶里一边嚎啕大哭哭一边想把手机冲下去。

  他不爱我!!甚至一点点都不喜欢我!!!有时候可能在一起,感情充沛的时候得不到对方一点点回应就是会特别的绝望,我绝望了。

  过了一会周xx又打电话来了。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该捡起来听还是继续冲下去。后来拿了胶皮手套捡起来了

  周xx:公司散会了。夜宵想吃什么?
  我:榨菜肉丝面呜呜……嗝儿
  周xx:你怎么哭了…?不会是
  我:饿哭了。
  周xx:可以。很强。无敌。
  我:老子叫你在这停顿!!
  周xx:好,听你的。
  我:我还要换手机。
  周xx:周末去,顺带给我也买个新的吧。
  我:好。
  周xx:给我开下门。
  我:……你好快啊??

  然后我去开门,周xx浑身湿透了,手里提着一袋外卖。他淋着雨去了我最喜欢的大排档买了面。当时我情不自禁就像八爪鱼一样抱上去没撒手,周xx叹息一声说,你以为我就没想过你啊。然后抱着我拍了两下。
  妈的,做个梦这么狗血的苏干什么,我他妈自己都没谈过恋爱。

  周xx说,工作是工作,日常是日常啊。不忙工作的时候我会忙着想你的。

  你他妈不是不善言辞吗!!!!
  我害羞死了!!!!结婚几个月他第一次这么和我说话!!!!

  然后我们一起洗了个澡顺带干了一炮……当然并没有发生,他脱衣服的时候我他妈被尿憋醒了

○11号的继续↓
  周xx:你好。
  我:你好。
  神TM先婚后爱,马飞剑你晋江言情看太多了吧。
  周xx陪你逛街好像日常业务往来一样,淘宝租了一个面无表情的小号带你老板打天梯上分,特别他妈没有真实感(本来就是做梦啦你他妈
  然后我们从商场一路逛到小吃一条街再是网吧,刷了身份证上机了。
  周xx表示愿意从我兴趣爱好开始了解,因为梦里边我是游○原○界巨头一个星期的pro比他一个月赚得多他虽然是个土豪但是事业刚刚起步但老娘已经是拳打○○剑脚踢○佳的大牛了!
  我当时心里想,你怎么,不了解一下我性趣爱好呢???
  结婚好几个月了吧,你怎么就光说他妈几句听了让人脸红少女心跳的垃圾话,怎么就不和我来一炮呢??
  然后我们就一起去打守望先锋了。
  神TM守望先锋。
  周xx不太打游戏所以临时买了一个328,我借了个小号带他。
  他手指真的好看,敲在键盘上声音都比较脆。意外的是周xx半藏玩得很有缘分,我和他没讲多少话,当时就觉得啊这人肯定是个老荫庇了真的烦死了
  然后周xx说,我记得你说你不会玩源氏和半藏吧。
我说是呀。
  周xx顿了几秒没有回话,爆了俩头等对面攻点的加时掉光,赢了
  他看着屏幕上我大号的数据回头对我笑说,我半藏贼6,一局一万条龙,老板,带我上分吧,不吃亏的。
  日了。
  我很心动。
  我说哎呀你们高科技带老板上分才对吧??
  周xx说,你比较厉害呀。
  我很心动。我把周xx按在键盘上了。我说妮儿,你准备,给老板多少啊
  周xx躺在他键盘上双手环抱我亲了一分多钟,马飞剑几乎昏古七。
  他说老板这些够不够啊?不够我支付宝还有。特别无辜
  不愧是老荫庇
  我说你真是人穷气短啊咳咳咳算了我咳咳咳老板今晚带你爬♂天♂梯
  然后没了
  我还没打第二赛季定级赛呢……他说他半藏贼6的时候我真的好心动啊,一个人为了弥补我的短处专门练我玩不来的英雄,这他妈是溺爱了x而且是我带他上分zzzz 

小学文化垃圾小说1(178城乡结合部吸血鬼x182十八线网文写手

  在艾曹之前,安杰洛·德古拉从未体味过如此冰冷的血液。
  就好像久到不知道多久以前啜饮过的第一捧鲜血,生命力从指缝间淌下,挣扎中耗尽最后一丝热气。
  垂死静止的红在唇齿间仿佛又获得了动力,流动着,雀跃地滑下喉间,化作他的力量,化作他的血肉,化作他…新的生命。

  从此以后,利维尼德青年安杰洛·玛格恩塔下落不明,而新生的吸血鬼贵族,开始在艾尔利塔的某个族群中逐渐活跃起来。

  这味道像是在一片空白中余下了大把的时光,被消磨掉了活力和热情,最后一点热度也因为年青的吸血鬼的一个吻消散了。
  太冰啦。安杰洛·德古拉想,要是热一点就好喝了……多好的味道啊,只是温度不太适合。打个比方来说,就像加了冰的热姜汤,或者煮得贼烫的维他柠檬茶一样。
  让他热起来吧。安杰洛舔了舔对方的伤口,在让他愈合的同时想到。

  "老子让你挑你妈挑???"

  一个耳光打懵了思考中的吸血鬼。艾曹跳起来把手从安杰洛·德古拉嘴里抽出来甩了他一耳光,一脸嫌弃地在这人衣服上搓干净口水,"嫌爸爸冷血你以为老子没听到?"
  艾曹冷笑:"惯得你的,格老子滚球。"
  这么一个大混混怎么会是冷血啊!!!!打人打得可来劲了!!!!!!!!!!!!
  安杰洛·德古拉心里很苦,捂着脸扁着嘴嗷一下变回一只长翅膀的小灰老鼠……哈,蝙蝠,钻进毛拖鞋里不说话了。

  毛拖鞋是很干净的毛拖鞋。15块钱一双,毛绒绒小动物图案,有长毛毛,软软的。由艾曹的母亲曹清华女士购买,安杰洛·德古拉温馨的家。
  只有毛拖鞋能抚慰小蝙蝠受伤的心灵。现在温馨的家被抓起来倒过来了,艾曹这个贱人还甩了两甩,安杰洛·德古拉整个老鼠无助地用爪子钩在鞋垫上,在冷风里瑟瑟发抖。
  "……嗨呀"

  小灰老鼠吱了一声表示一种温驯和友善。

  艾曹冷笑。

发一下我鹅几混混更 吸吸吸


开黑开黑啊!

*大家一起玩守望先锋梗
*一点微小的日月和龙剑
*OOC

*对角色的感想和写的方式受流氓副本团影响very严重【。】

  今晚谈无欲占据了一个绝佳的地点蹲人。

  我们都知道,大家都是菜鸡互啄的时候只要选堡垒按左键总有可能上全场最佳。平时谈无欲和这帮子朋友开黑都是玩奶,时不时追着蝴蝶源氏乱飞不然就是一个人忍辱负重地蹲下推车。

  然后死了。

  慕少艾看着他哭了,说唉谈无欲这孩子怪可怜的,一边说一边怜爱地抚摸他的屁股被一巴掌怼开。

  这局开黑,剑子前辈选了天使。好哇!谈无欲摩拳擦掌,兴奋到不能自我地选了堡垒。

  然后慕少艾就掉线了。

慕少艾 悄悄对你说:哎呀,药师我卡在主界面出不去了,怎么办呢?
你悄悄对慕少艾 说:放屁!你不就是想去做眉毛护理吗!

  谈无欲颓废地挥挥手说,唉,你走叭,我来想办法。

慕少艾 悄悄对你说:啾咪

  本来他们六个人开黑,现在就只剩下谈堡垒[六丑皮]、疏楼D.va、剑子天使、佛剑雅塔和圣踪路霸。

  谈无欲小心地说,佛哥,我们只要一个奶就可以的。

[佛剑分说]:嗯
[佛剑分说]:剑子可以的

[谈无欲]:佛哥你能换个……额大锤呗?

[佛剑分说]:不行
[佛剑分说]:看着太暴力了

  佛剑分说在语音频道里喜滋滋地说,而且你看这大佛珠,看着夺顺眼多可人啊。

  谈无欲束手无策,进了突击模式一边搜索比赛,一进去门口就有一红冰墙堵着门。
  唉你大爷???对门这小美怎么这么鸡贼啊???
  剑子感叹了一下,在等待冰墙消失的途中对疏楼D.va疯狂按C。

[剑子仙迹]:你好![可爱]
[剑子仙迹]:你好![爱你]
[剑子仙迹]:我的技能[英雄不朽]正在充能!
[剑子仙迹]:我需要治疗!

  治病救不了道门先天啊。龙宿被游戏语音烦得不行了,点开社交表情,对剑子使用了刚刚买的[心碎]。

[疏楼龙宿]:剑子,瞅瞅龙哥新买的表情

  粉紫色机甲划出一个像素桃心,然后在剑子发出[爱你]表情的时候一拳打碎了。

[剑子仙迹]:……
[剑子仙迹]:唉,无奈啊[委屈]

  然后他们就出门了,正好堆上头顶红字的对门鸡贼小美。

[苦境最帅的人]:哎呀,师弟,好巧

  谈无欲在语音里嘶声力竭地说,打死这个龟孙!!!!!【参考岳云鹏的豫语史泰龙
  总之后来素还真就过来顶了慕少艾的空,用的还是小美。
  [苦境最帅的人]这个ID实在神TM辣眼睛,特别是在道门和儒门两大先天一致认为自己才是苦境最帅的人的情况下,素还真又登了一回战网网页把ID改成本名。

  佛剑不屑地对旁边的剑子说,你们啊,naive,一切都是虚妄,争帅不帅的有意思吗?
  剑子感到很惭愧,唉,佛剑好友啊……
  佛剑又说,反正哥才是苦境最帅的人。

  剑子说,额……你开心就好……

  然后就开了花村守点。
  然后就到了谈堡垒占了一个绝佳的位置蹲人这儿。
  然后A点就失守了。

  谈无欲甩了键盘拔腿就往素还真宿舍跑,被龙宿叫回来说还有B点呢打完再说虽然哥这么强少一个人也行。
  日啊。谈无欲说,神TM素还真神TM小美啊。

  整个过程是这样的,谈堡垒占了个地方蹲点,然后剑子天使时不时换着奶圣踪路霸和疏楼D.va,一切都很好直到路霸开始浪了。
  你简直不知道圣踪他这个人操作有多淫荡无耻下流!突然的,谈堡垒想起了天边的一步天履的谆谆教诲……

  明明已经先占好了点,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和素还真开黑,第一次玩了堡垒,可是为什么……神他妈路霸一直拿钩子往点里带人啊!!对面DJ地理司不知道他妈被勾进来几次了你他妈钓鱼呢?????

[圣踪]:抱歉,一紧张就容易按错键
[剑子仙迹]:圣踪好友啊,麦紧张,剑哥正给你续命[飞吻]
[圣踪]:多谢你。

  日啊你们不能语音吗正怼着呢打什么字啊……哦他们都死回去了。
  谈堡垒要疯了,为什么素还真的鸡贼不能对对方发挥呢?
  还好疏楼D.va是个靠谱的,战略性自爆一波四杀,把点清干净了。
  等他再过来,

[谈无欲]:……你怎么切半藏了???????????
[疏楼龙宿]:有龙啊
[谈无欲]:……哦
[疏楼龙宿]:安心,Q满了。待会蓝光一闪哥就让他们回到温暖潮湿的复活室

  疏楼半藏双手搓弓跃跃欲试,然后就被对面DJ一波绕后推下去摔死了。
  死之前"竜が我が敵を喰らう——",蓝光一闪,空大。
  大伙儿都悲痛极了,谈无欲也被波推死了,赶紧往点跑,这时失踪已久的素还真:

"冰墙,升起来叭!"

[谈无欲]:……
[剑子仙迹]:……
[疏楼龙宿]:……
[佛剑分说]:……
[圣踪]:……

[素还真]:e……liezhekazhule
[素还真]:duibuqi

  然后A点就失守了。

  B点。

  谈堡垒又找到一个very美妙的高地蹲人。
  对面有个ID是[邓王爷才不吃双秀]的小美,也不会用冰墙送自己上天,就一个劲儿的站底下用冰锥暗搓搓扎他,然后被疏楼半藏一个龙死了。

[谈无欲]:???????你怎么那么早就开大了呢?????

  龙宿左手从键盘上撤下来拍拍谈无欲的肩膀,显示出一个隐秘de维笑。
  龙宿开黑,何事不精?
  龙哥啊……谈无欲感动,和他握手,表示一种友谊的坚贞。

  然后半藏又死了。
  剑子天使看着他活活der被死神黄泉赎夜姬死吧死吧死吧,死了。
  没有一丝动容。
  龙宿当即酒窝都扭曲掉了,开语音说你怎么不奶我呢????????????
  怎么能一个半藏死了两次呢???太不体面了!!!!龙宿愤怒地说。

[剑子仙迹]:好友 吾心碎了[可怜]
[剑子仙迹]:唉 剑子以为 治疗救不了苦境人 唉,我知道你刚才没动是在和谈无欲调情[伤心]

  您这心碎得弧还挺长。
  疏楼龙宿当即甩了键盘爬上上铺把白玉琴翻出来,冷笑道,这张白玉琴是时候换回哥的紫金箫惹!
  被谈无欲扯了回来。

  谈无欲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孜孜不倦地说,龙哥龙哥,咱们能先守住了这个点雪了你的耻再去吗?你先消消气![爱你]
  谈无欲摩拳擦掌道,素还真可和剑子前辈就在对门寝室呢。
  谈无欲兴奋地说,我估摸着这局玩完之后会有蛮多人想去怼他der。
  谈无欲说,我等这天好久了。

  又说,你老是动不动就白玉琴换紫金箫频繁得像磨剪子戗菜刀回收彩电以旧换新似的烦不烦啊也没见你真过去了。

  于是他们坐下继续守点。
  对面除了小美邓王爷,DJ地理司和死神黄泉赎夜姬之外还有秩序之光章袤君和大锤东方鼎立,还有个谁谁谁可能是掉线了吧。
  之前说了,谈无欲这边六个人是齐的,那佛哥在干什么呢?

  语音频道里传出超大音量往生咒,画面里禅雅塔站在死神尸体前边杀气腾腾痛心不已:

[佛剑分说]:徘徊世间的无主幽魂,挣扎生死之间,是怎样的苦楚!!

  然后开大试图超度黄泉赎夜姬。
  汇入智瞳~~~

[黄泉赎夜姬]:……你**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邓王爷才不吃双秀]:智障接纳了你
[东方日天]:智障接纳了你
[兰漪章袤君]:智障接纳了你
[地理司初号机]:智障接纳了你

  佛哥很愤怒,把点里几个人全超度了。
  于是获得了加时。

  谈堡垒再一次就位了,说大家小心啊对面有DJ肯定要切加速进来占点的注意一起上肛死垃圾地理司。
  又说,呃……黄泉赎夜姬还是个小姑娘,对她好点,怼出去就行了…嗯。
  然后地理司就被圣踪一钩子钓进来了!!!!地理司顺手右键把圣踪推台子下边去了。
  谈无欲惊呆了,这人怎么能刚说完就手贱呢????
  完了对面邓王爷也扭扭捏捏跑进来冻住不洗澡,剑子天使,又换了源氏的疏楼龙宿,佛剑分说全部被封。
  素还真呢??????谈无欲开语音深情呼唤师兄说,你倒是开个冰墙挡一挡啊啊素还真????

[素还真]:我来了
[谈无欲]:我日,素还真你TM能不能
[素还真]:无欲。

  然后冰墙同时把他们俩都隔在了墙角。

  目睹了一切的大家:………………

[邓王爷才不吃双秀]:我说你俩调情能不能,换到队伍频道呢????
[黄泉赎夜姬]:看不下去了,头一次见因为对方调情打赢的,下把我要换号去找蝴蝶玩8888888888
[兰漪章袤君]:别啊姐说好一起打天梯啊??55555
[东方日天]:唉 心疼我自己

  谈堡垒的视角就只能看着素小美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好像现实当中他俩也有这么接近过的时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这无辜的表情简直如出一辙呀。

  失败的宣告怎么来的这么慢呢?

  他不想再看这张脸了。

素还真 悄悄对你说:无欲啊,待会我们出去约会吧
素还真 悄悄对你说:寝室的网真的很卡 去网吧包个间开黑,劣者出钱

胜利!

????!???????

全场最佳[剑子仙迹]

  对面:?????什么时候????

[佛剑分说]:谢谢,谢谢大家[爱你]

  于是大家知道了这个佛剑才是剑子,他俩超度之后就换机子了。佛剑换小手枪一个一个点死,剑子开大偷点。
  杯壁!夏流!偷点!
  地理司感叹,剑子仙迹真的是和圣踪学坏了。

[剑子仙迹]:连续消灭金牌,谢谢
[疏楼龙宿]:拒绝点赞

  但他想了想还是给佛剑的账号点了赞。

  谈无欲已经下线了。
  素还真想了想,退了游戏合上笔记本,往楼下谈无欲寝室去了。
  路上碰见龙宿,他俩打了个招呼。

  龙宿说,哥真是再也不想跟你开黑了啊。
  素还真说,别嘛前辈。很惭愧,劣者就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冰墙而已,是为了麻痹敌人,他们很老卵很狡猾的,比那个不望尘寰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龙宿挥挥手说,你走吧,谈无欲去老地方了。

  好呀,前辈回见。

  龙宿哼了一声,唱着小曲儿背着琴上楼找吹箫的那谁去了。

脑残小药丸

1

"剑子。"佛剑面无表情道,"是你输了。"
"是啊。"剑子倒吸一口凉气,灵机一动,额头直冒冷汗,"太刺激了,让我缓缓……"
他开始想像做了那事儿之后龙宿的表情。
太刺激了。
然后他选了大冒险连夜潜入疏楼西风给龙宿剃了小平头。
第二天被活活打死在白玉琴上,龙宿之后三百年死活没肯出来见人。

2

深夜,楼下。
坐了我的车,好友不打算付车费吗?
我们什么交情,好友居然还要收我的车费,是不是太生分了……唉,好吧。
剑子叹气说,你闭上眼睛哈。

好。
嘭!
龙宿睁开眼睛,车门关了,那谁走了。
下回来我家喝茶啊!
远处传来那谁促狭的笑声,噔噔蹬蹬上了楼。
你啊。
他摇头,发车走了,酒窝一直消不下去。

3

介绍疏楼龙宿和八云紫认识之后。

"我闻到一股穷酸味儿。"

八云紫摇扇子,

"你刚从宫灯帏过来吧?贡瘾削摇噫是呦染??"

疏楼龙宿摇扇子,

"吾也闻到一股相同的气息。八云姑娘可是吃了一招梦想封印?"

"呵呵。"

八云紫摇扇子。

疏楼龙宿摇扇子。

好紫啊,紫死人。

4

一个极其富有小资情调的下午。

落地窗前,天鹅绒窗帘缝隙之间透过一点昏黄色天光。香薰灯烟雾蒸腾,昙花香气慵倦逸散。

老板和老道一人占了一百二十平米的沙发一角,一个在看lovelive,另一个在打OSU。

然后他们打了起来,滚来滚去,很热闹,像太鼓达人,非常有节奏感,有生活气息

5

5月19日的现代生活。

明天什么日子,老道巴巴地凑微信红包分批给老板发了五块二毛零分,老板想了想,支付宝给他转了二百五,说你先拿去嫖不够龙哥再帮你,科科。
老道震怒,举家上下找了五百四十块八毛八转过去。
老板震怒,随手转了五百二十万一千三百一十四块钱说,
你去死吧!!
这时候听见门外砰砰砰有人可劲儿锤门,老板过去开门就看老道嗷一下冲进去怼他,他俩滚在一起,哦哟我简直没脸看了。当时正是午后,上班以前午休时间快结束那会儿。
四十六分钟以后他们从同一个门里出来人模狗样地替对方整了整领带,然后去上班。
这共产主义的白毛战士最终屈服在资产阶级的淫威下,赔得党费都交不上了。

6

21世纪!信息时代!兵器需要跟上时代的脚步!
老板画活儿的时候想了想,把老道衣服的花色换成了黑白相间的格子:这便是裸的。

7

大概是比较近的年代。

"…龙宿。"

"何事?"

"今晚月色真美啊。"

这人其实没怎么了解过夏目漱石。对着他的时候倒突然没来由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然后就垂着头盯着一轮圆月映在湖心的倒影,也不知在想什么。

"甚好。"他笑,
"月光似水清如许,这身边人嘛……自然也是华丽无双的。好友,我真为你嫉妒。"
"哎?我刚做好被夸的准备,却没想到好友这脸皮倒是越发厚得华丽无双了。"

这人又摆出一张一本正经的老脸,"不是我说。和华丽无双的龙宿一同赏月的良人,不也是天下无双?"

"是。"

"哎呀,好友这么干脆着实让剑子有些意外呀。"

"春宵苦短哪。"

"哪来什么春宵啊。"
"耶?剑子你看,月色真美啊。"

7.5

【"呦您瞅瞅您这德行还良人呢?"
"嗨,龙老师您这发型也该重新回炉烫烫了,我做主,给您找个好发廊。"
"哎我谢谢你啊。"
良好的谈情说爱气氛完全变了,他俩对对方的吐槽深恶痛绝于是疯狂撕起头发来

8

淋世界

龙老板:吼老娘我今天珍素好美惹!!
老道:吸吸
龙老板:哦
老道:好友你今天真素美得像只鸡厚。
龙老板:本可人儿的美不是寒酸小气的你可以做到der。
老道:素喔,你好嫑脸厚
老道:天了噜是谁的眼神锁定我好耀眼厚!!!
然后龙老板【】就到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

9

听室友放相声情不自禁脑起一个有点兵器化生物的场面……
道门的小道士:师尊,龙首来了。
老道:哦。
老道:你瞅瞅你龙叔在楼下笑得夺甜啊,你瞅那小酒窝
小道士:师尊??徒儿不明白…
老道:因为为师有糖尿病啊
小道士:???
于是当晚被放倒在白玉琴上打死